• 作者:everdeen 发表时间:2017-03-07
  • 关注 发私信 浏览量 (395) 3人赞了这篇文章
本文刊登在 《精读初中生》2017■3606

新生

  公元2017年,世界政府秘密启动了一项史无前例的大计划。从世界各国选出60名最完美的青少年,利用科技进行基因再造在外太空“整体号”飞船中培育出最完美的人类。(今多数学者认为此举是为地球人口增长过快,生态系统遭破坏严重所采取的预备措施,简单来讲,这些人类会成为在地球毁灭后的最后“人类基因库”)据不完全统计,这项计划耗资7000多亿美元,实施时间更是长达90年之久。这项计划,就是著名的“新生计划”。     

    公元2060年,“整体号”飞船在任务期间失踪。官方称此次事故是由于“整体号”在行驶过程中出现故障,导致飞船偏离原始飞行轨道,进入黑洞引起的。但政府极力否认“失踪人员包括飞船上3000名科研人员,及飞船上培育的60名'完美人类'”这一说法。称“整体号”飞船上只有5名航天员,并对他们表示沉痛哀悼……

    2061年,一名自称W-2060的黑客,在其社交网站上发表了一份疑似“整体号”科研人员生前的实验笔记《新生计划》,引得网友疯狂转载。原文转录如下:

2047年1月22日

    我是D-305,“新生计划”的第二阶段负责人,“整体号”中众多科学家之中微不足道的一个。我的笔向来写的是公式,数字,对创作母韵及节奏十分陌生,因此我只是尽量记下我的所见所闻,说得更精准一点是记下我们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今我已从30年的休眠中醒来,将正式接手“新生计划”。我将在漫长的30年中,尽自己的所能,哪怕是用自己的鲜血,自己的生命来完成这一实验。

    我准备好了,就像我们每一个人,几乎每一个人。我准备好了。

2047年2月2日

    研究室里的胚胎比我想象的更完美,看来第一阶段的实验十分成功。一共六十个人类胚胎,三十个男孩,三十个女孩。这些胚胎是从那60名青少年体内提取出的最完美的干细胞形成的,他们在培养基内便已经经过了无数次的修正。而第二阶段要做的便是将所有基因上的条件修正到几乎完美的程度。智力、体能、容貌、身材,血液机能、免疫系统、内分泌功能……只要我们想得到的,都必须做到完美的地步。

   这将成为人类史上最伟大的成就!

2048年4月9日

    昨天收到了来自地球总部的信息,似乎是环境问题恶化了,大批人类死亡,要求我们加快实验进度。

    实验体也出了一些问题,有3个胚胎发生病变。

    我们的责任无疑是加重了许多。

2048年6月2日

    胚胎病变问题解决,发育良好。

2049年6月23日

    这些胚胎在血液机能、免疫系统、内分泌功能等条件上达到完美地步。特别是免疫系统,基因自我修护能力无懈可击。这一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,太叫人意外了!

2049年12月28日

   这些胚胎将进入恒温培养室进行发育。7年后我们将迎接史上最完美的人类。

    我也该去睡一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2056年2月2日

    那群疯子,居然切除了所有实验体的杏仁核!真的是为了所谓的“完美”吗?

    他们会制造出一群没有情感的机器!创造一批恶魔!他们会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!

2056年3月23日

    现在终止实验还有救。

2056年4月1日

    曾经我同其他人一样期待“新生计划”的成功,尽我所能去完成实验,但现在似乎不可能了,迎接我们的恐怕是死亡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段被称为“'整体号'失联前的最后视屏”,在所有网站,手机,电视屏道上自动播放:

    “我是D-305,“新生计划”的第二阶段负责人,“整体号”中众多科学家之中微不足道的一个。”说话的是一个女人,一个标准的成年人。她看上去很普通,身着一件领尖带扣的白衬衫,外罩白色外套,胸口有一个标识—WHOLE(整体号)。

    距离她三英尺的地方有一面玻璃门。一群同样穿着“整体号”制服的人正拿着枪疯狂的射击着一群小孩,不,那些已经算不上是孩子了,亦或是人类。他们的眼睛使劲睁着,充满了血丝,眼神里满是疯狂。子弹的疯狂射击,并没有阻挡它们的脚步,连一丝停顿也没有。他们身上的伤口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一时间耳边充斥着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   那个女人很平静,脸上没有一丝恐惧,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平常的小事。“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便是'新生计划'中的六十个'完美的人类'。”说到“人类”一词时她明显一脸的嘲讽,“这六十个孩子,在基因、免疫能力、甚至细胞修复等一系列条件上,都是无懈可击的。然而,就是因为太过完美,才导致了我们的悲惨命运。”她的眼眸闪过一丝悲痛,“我劝过他们,不要摘除这些实验体的杏仁核,不要剔除它们的情感。可惜没有人听。人类在历史上无时无刻想要扮演上帝的角色,但是最终的结果,总像是打开了一只潘多拉的盒子,随着盒盖而出的,总是无尽的灾祸。”

    玻璃已经碎了,锯齿状的碎片残留在十字交叉的栏杆上。那群小孩用满是鲜血的手疯狂的拉扯着那些栏杆。那女人按下了一个按钮,说:“既然着一切都不该存在,那就让宇宙来吞噬着一切吧。”

   ……

   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梦到这些奇怪的东西,说它是梦吧,可那种懊悔,痛苦的感觉又那样真实,就像亲生经历过一般。唉,一定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,搞得我神经错乱。时间不早了,我还有一个重要面试要参加,这可是我科学生涯中的一个重要面试—关系到我能否加入一项史无前例的生物科学实验。那个实验叫什么来着……好像叫做“新生计划”。


评论
我的评论
回应请先登录,或者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