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作者:孤独的风飘飘 发表时间:2017-04-13
  • 关注 发私信 浏览量 (509) 2人赞了这篇文章
本文刊登在 《先锋小作家(初中版)》2017■05

古 树 常 青

古 树 常青

        湖南隆回二中默深文学社   罗开成

 

  华文身价过亿,却觉得并不快乐……最近,他又投资新开了一家化工厂,厂址就选在他常去的那个小镇的旁边。

小镇最东端有棵古树,树干很粗,三个壮汉围个圈都抱不住它。常有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坐在树底下,看着手里残缺的硬币发呆……

没人知道华文为什么总坐在树下出神?虽然他成了一个商人,眼中却全然看不出对古树的半丝贪婪,更像是在思念什么人……华文想起了这十年来的经历。下海经商,炒股,开发房地产,办学校,开金矿……一路走来,“干掉”了无数的同行。昨天新收购的两家大公司,老板因为不堪负债跳海**。想到这里,他朝自己的手反反复复的看,感觉双手沾满了鲜血。这一切很刺激,却没有半点快乐感……

这天,华文依旧坐在古树下,不远处的喧闹声吸引了他,似是有新店开张。他转过身,“怡然居”三个大字映入眼帘。顿时,他像受到了电击一般,一股电流蔓延到大脑的每个细胞。他飞也似的往店内跑去……

店内的布局仍旧与十五年前无异,招牌菜也还是红烧鸡。当华文的目光扫到柜台上时,正在记账的女老板引起了他的注意。他们四目相对的瞬间,女老板向他微微一笑,华文的那股失望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,一份熟悉,涌上心头……

十五年前,华文还是一个孤儿,在小镇上各个餐馆或饭店捡食剩饭剩菜才活了下来。当时的怡然居是小镇最有名气的餐馆,三十来岁的老板娘更是心地善良,有个叫画珠的七八岁的小姑娘也处处帮着华文。后来,小镇发生了瘟疫,老板娘染病去世,怡然居也只好关门了。那天晚上,华文饿倒在了古树下。朦胧间,他看到画珠跑了出来,给了他一盘红烧鸡和一些散钱,其中还有一个残破的硬币。华文匆匆忙忙的吃着,自卑得不敢看这个善良的小女孩。画珠面带伤心的说:“对不起,我要走了,以后不能再帮你了,但是你放心,我还会再回来的……”“谢谢你”,她转身走时,华文才说出了三个字。

吃着新开张的怡然居的招牌菜,仍然是十五年前的那个味道。华文知道,现在的女老板就是当年的小女孩……

一年后,小镇上再次发生了瘟疫,而造成瘟疫的原因恰恰是那家化工厂的废液污染了小镇的水源。华文再次来到古树下,古树已近凋零,他冲进怡然居,画珠已奄奄一息。华文突然好后悔,他紧紧的抱着躺在病床上的画珠,他决定要做点什么……

华文请了最好的医生,买最贵的药去救治患病的人,散尽过亿家财救活了古树,而小镇旁的化工厂自然也被拆迁了……

三年后,怡然居又开张了,开张的那天也是女老板结婚的日子。华文穿着新郎的礼服,开心的笑了。牵着画珠的手,他觉得很快乐。

古树常青,那天的小镇热闹非凡……

指导老师:刘剑

点评:从穷困潦倒到困境中崛起,再到倾尽所有挽救受难者,再到从头开始,主人公用近20年来个华丽转身。古树的描写很到位,既是他们生活的见证者,也给他们的人生做了很好的点缀。情节曲折到位,文字很优美,字里行间有一分细腻,一份惆怅,自然感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