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作者:陈治勇 发表时间:2018-01-02
  • 关注 发私信 浏览量 (188) 1人赞了这篇文章
本文刊登在 《先锋小作家(初中版)》2018■02

三月的女孩


清明的古镇,别有一番韵味儿。江南烟雨乡,白墙黑瓦,小桥流水,桃红柳绿,那是梦中的景象,是中国山水画的味儿。

强烈的日光在树木的遮挡下,变的柔和了。透过树叶的间隙,星星点点地映在了油纸伞上。油纸伞下,有一个身穿汉服的女孩儿。

女孩短发如墨,发间别着一支花簪,花簪极简,簪上的流苏垂到了她的肩上。她正对着一座古迹发呆。女孩的素雅与宁静融入古迹,成就了一幅画,古朴而悠远。

古迹是一座祠堂:申屠氏的祠堂。

“爸爸,为什么我们吴家没有祠堂?”女孩问,声音脆脆的,像春露滴在青石上。她的一双大眼紧盯着父亲,带着一抹期待的光。

“嗯?”父亲愣了愣,过了许久,才回过了神,“哦,那是因为我们吴家没有当大官的祖先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好可惜。”女孩有一丝遗憾,眉头不舒,似有一丝不甘。“那……别人家的祠堂,我……可以拜吗?”

父亲笑了:“可以啊。你不是想回老家扫墓吗?现在,拜拜别人家的老祖宗也并非不可,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嘛。”父亲的脸上露出笑意。

女孩听闻,到底是孩子,刚刚还是阴云密布,现却是晴空万里了,于是跳蹿蹿地进了那家祠堂,拜起了别人家的祖先。

女孩的脚上,穿着一双与古装完全不符的皮鞋。于是响起了与平日不同的“哒哒”声,像小马在驰骋。这是鞋底叩击地面的声音。许是这声音敲醒了那座沉睡千年的古迹。古宅回音声声,显得悠远而亲近。

女孩双手合十,闭上眼睛——她在祈祷。没有人会知道她在想些什么。

女孩转过身,眼前是轻烟、飞燕、杏花,远望,老远的田间,一个牧童正骑着黄牛,吹着横笛。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女孩吟诵着《清明》。她想:这个清明,她没有路上行人的伤感,倒是收获了别样的情怀。

她念着刚才父亲说的的那句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”,眼眸清澈如水。